工业领域的女性——我们为什么需要提高统计数据的性别敏感度

工业领域的女性——我们为什么需要提高统计数据的性别敏感度

新冠肺炎疫情凸显了缺乏性别敏感度的统计数据如何威胁女性的健康。缺乏关于妇女的可靠数据不仅阻碍包容与可持续的工业发展,还会阻碍我们应对后疫情时代经济下正在变化的就业格局。

2019年底出现新冠病毒以来,科学家们通过仔细研究数据更好地了解病毒特性,研究抵抗病毒的方法。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们以创纪录的速度进行了多次临床试验后,终于出现了关于疫苗的令人鼓舞的消息。但是科学研究表明,许多试验并没有考虑到参与者的性别,这意味着将来的治疗或者疫苗对女性人群的疗效可能相对较低。联合国妇女署的数据显示,在136个国家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的新冠肺炎病例中,只有28%的数据按性别和年龄划分,这使得评估该病毒对特定人群的影响更加困难。

这些漏洞不仅限于大流行,还反映了长期以来普遍存在的数据偏见,包括少报甚至误报妇女和女童的相关数据。从家庭暴力到无偿的护理工作,在当今生活越来越被海量数据所主导的时代,我们居然没有足够的数据来反应妇女的生活。

Caroline Criado Perez在她的新书《看不见的女人》(Invisible Women)中写道,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创造了一个男性世界:“妇女被排除在数字、数据、资源分配方式、我们设计汽车安全性的方式,以及药物研发的方式之外。”

这会带来深远的影响:没有可靠的按性别分类的统计数据,决策者、科学家或者研究人员在做出的有关健康、经济或其他方面的决策时,都可能忽视女性的权益。如果将女性排除在外,建立包容和可持续发展的政策行动就有可能加剧不平等现象。

不计其数

以至关重要的制造业为例,该领域的就业由男性主导。根据联合国工发组织的数据,女性从业者约占制造业领域从业人员的37%,但这一数据是根据由少部分国家提供的按性别划分的工业部门就业数据进行统计的。

国际劳工组织提供了制造业领域的女性从业人员占所有女性就业的比例,以及按性别、地位和经济活动划分的就业人数等统计数据。尽管情况有所改善,但可用信息的范围仍然局限。例如,我们还没有足够的数据显示女性在特定行业和子行业中担任的职位(前线、行政、或者决策和管理职位)。

工发组织从工业普查以及食品、饮料或纺织品等不同制造业部门女性雇员的调查中收集国家数据,并在更详细的分部门一级提供信息。但同样,由于许多国家/地区未能报告相关数据,可能导致提供的信息不完整。

我们也没有足够的信息来了解非正规部门和正规部门之间的往来情况,以及在特定行业和子部门中女性和男性从业者是否同工同酬。

人们通常倾向于收集至少有10名雇员的制造业企业数据,而忽略了微型企业,而往往这些微型企业很多是由女性经营的。一些国家的确在传统商业调查或临时调查中考虑到了中小企业,并且在过去五年中,有关非正规经济的报告有所改善,目前有100多个国家提供信息。然而,许多国家缺乏以性别划分为基础开发数据的能力和资源,在有大多数女性从业者的低技术领域仍然存在巨大差距。

正规部门相对拥有更多的数据,但由于这些数据不规范,很难在国际上进行比较。例如,国际劳工组织按职业、年龄和残疾情况统计了男性和女性每小时的收入数据,但由于所采用的来源多种多样且覆盖面有限,使得这些数据难以被比较:根据联合国妇女署的报告,自2010年以来只有15%的国家提供了相关数据。

劳动力调查历来不含盖无偿的家政和护理工作,而妇女承担了绝大多数的相关工作,并将它们作为主要的经济活动。如果不衡量此类工作的价值,我们将无法了解它如何促进其他类型的经济活动,以及其中的机会成本。

许多调查只采访了通常由男性充当的一家之主,尤其是在女性劳动力参与率低的地区,这一事实将差距进一步拉大。这意味着我们对保育、妇女的消费模式、获得金融服务的机会,以及获得社会和保健服务情况了解不足。

工发组织最近关于性别与包容和可持续工业发展的报告显示,与男性经营的企业相比,我们缺乏有关女性经营企业的存活率、劳动生产率,以及生产多样化能力的信息。

这些知识上的漏洞意味着我们无法全面了解让更多女性从事制造业工作的障碍和机遇,这是使工业发展具有包容和可持续性的关键。它们还限制了促进性别平等的政策选择。

为新常态做准备

作为其核心任务之一,工发组织长期以来倡导增加制造业领域的女性从业者,以解决性别不平等问题。获得更高技能和薪水的制造业工作可以使女性更平等地分享工业化的益处,提高她们在家庭和社区中的地位,从而推动包容与可持续的工业发展。

妇女首当其冲遭受新冠疫情影响,她们失业率高于男性,因此促进上述各项目标的实现更加紧迫。

据联合国妇女署称,在欧洲和中亚,大流行导致四分之一的自营职业妇女失业,而男性则为五分之一。总体而言,女性的就业风险比男性高19%。这主要是因为在例如纺织和服装等行业中,妇女承担了大多数低薪和低技能的工作,而从事兼职或临时工作的妇女首当其冲被受到重创的企业裁员。

因此,数百万目前在劳动密集型产业(例如纺织和服装业)工作的女性可能被迫寻找高技能的就业机会,而这些工作在新的就业形势下更具弹性。这意味着她们需要获得与第四次工业革命相关领域的技能和培训。

然而光靠新技能是不够的。即使近年来教育和技能鸿沟有所减小,越来越多的女性接受了科学和技术方面培训,但对于许多人来说,这并没有转化为更好的工作。随着国家的工业化发展,女性一如既往占据着低技能职位。因此,制定政策必须考虑到文化和社会规范,以确保更多的女性能够获得更高级别和薪水的工作,或者发展自己的企业。

提高统计数据质量

为了推动变革,我们需要更多按性别分类的统计数据,包括有关男性和女性工作地点、酬劳,以及所面临障碍的可靠信息。

除此之外,我们需要以更智能的方式利用现有统计数据,并将它们与其他数据资源(例如有关贸易、就业记录和商业注册的信息)联系起来,使我们能够在企业层面监测女性的就业和创业状况。

工发组织就如何开展工业调查向政策制定者提供咨询和培训,包括鼓励各国政府收集更多制造业中女性从业者的数据。

例如,在德国开发署的支持下,工发组织创建了一种工具来帮助国家决策者更好地了解女性参与制造业的情况。作为“提高产业政策质量”项目(EQuIP)的一部分,该工具提供了一系列指标,为制造业领域的就业评估增加了性别维度。工发组织近期发布的关于性别和包容与可持续工业发展的报告还展示了将性别因素纳入统计数据可以带来的成果,包括通过使用所谓的相异指数来显示分部门女性和男性的就业水平。

但是许多发展中国家仍然缺乏资源和能力,及时收集具有国际可比性的统计数据。当前危机带来的财政和后勤方面的制约将加剧这些挑战,使得监测危机对女性的影响,以及实施正确的政策以实现公平复苏的难度更大。

各国需要更多来自国家和国际层面的财政援助,进一步支持收集和分析女性参与工业活动的数据,让复苏惠及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