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制造业助力印度更好复苏

再制造业助力印度更好复苏

印度正在努力从新冠疫情中更好复苏,因此具备更高就业潜力的行业应得到特别支持。再制造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具有良好的商业价值,能够创造有价值的工作岗位,同时能促进实现循环经济转型。

在2017年,美国国家标准协会批准了一项工业标准,其中将再制造定义为“一个全面而严格的工业过程,通过受控、可复制和可持续的操作流程,从质量和性能角度,将过去出售、租赁、使用、磨损或非功能性的产品、零件恢复到‘看起来像新的’或者‘比新的更好’的状态”。建立性能相同的认知是转变消费者“新的便是更好的”这一潜在观念的关键所在。

再制造业已经成为一项全球性的巨大产业。据欧洲再制造网络 (ERN)估计,2015年欧盟再制造行业创造了近300亿欧元产值,其次是日本(38亿欧元),接下来是马来西亚(8.25亿欧元)和韩国(6.7亿欧元)。

ERN报告指出,印度再制造业发展程度较低,产品和零件的修理更加普遍。尽管“再制造”的定义或许有所不同,但印度信息技术产品中再制造比例最高的是打印机墨盒。报告中超30000家厂商参与到了不同形式的墨盒再填充和再制造过程,然而该行业很少受到监管,产品质量参差不齐,仿品泛滥。据估,其中仅70家厂商对知名品牌的打印机墨盒进行再制造。印度其他知名再制造商业案例还有重型越野生产部门,其中包括在其班加罗尔工厂再制造建筑设备的沃尔沃公司,以及在帕尔坦和浦那运营两家再制造工厂的康明斯公司。

再制造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过程中包含产品的拆解和组装,以及严格的翻新和测试环节。英国的废弃物与资源行动计划估算,再利用和再制造一千吨废弃产品可创造8-20个工作岗位,回收废弃产品可创造5-10个岗位,而运送废弃产品至填埋场仅可创造0.1个岗位。印度再制造业还无法做到这一点。真正推行再制造业需要将废弃物管理转变为资源再利用,并为目前参与非正式收集和回收工作的人们提供更安全和更有尊严的工作。

再制造是提高资源效率和实现循环经济的可实践途径。提高资源效率是印度的首要任务。印度政府智库NITI Aayog在其2017年资源效率战略中对这一点进行了强调。而环境、森林和气候变化部也于2019年发布了相关资源效率政策草案。

循环经济旨在转变传统的“获取-制造-使用-废弃”线性经济模式,实现“获取-制造-使用-修复-再使用”的循环经济模式。与大众想法不一致的是,循环经济与回收经济有着本质的区别,循环经济涉及到资源选择整改、提高资源使用率、持续性回收利用的相关政策和行动。循环经济为审查、创新相关产品和服务的设计、制造、使用和再利用提供了当代视角,同时也为印度和其他地方的清洁技术创新者和初创企业提供了启动平台。

从环保角度来看,再制造同样比回收利用更具优势,它保留了产品的形式、形状和功能性,而这些产品无论是用原始材料还是回收材料制造的,都需耗费大量的能源,同时造成材料浪费。因此,联合国召集的全球自然资源智库——国际资源委员会不断强调基于保值流程的“制造业革命”,其中包括再制造、翻新、修复和直接重复使用。国际资源委员会发现,与新制造相比,再制造可节省80%-90%的原材料,同时减少79%-99%的温室气体排放。据保守估计,保值流程生产的产品相较于新产品具有15%-80%的成本优势。

证据表明再制造可惠及包括汽车、航空航天、电子和机械等多个不同行业。但另一方面,再制造并不能应用于所用行业,以解决废弃物处理、气候影响和资源使用限制等问题。一项具前瞻性的现代制造政策认识到了制造和再制造之间的协同效应,并成功将其付诸实践。

印度正在努力恢复废弃或功能失调的制成品和部件的效用及经济价值。在过去,这种情况通常是由迫切需求或稀缺性驱动的,而且人们往往会认为修复的产品性能较低。而今,通过以多个使用周期为目的设计产品,确保再制造产品或零件性能不低于新产品,再制造已成功将此类产业“工业化”。而随着印度正努力从当前的社会经济危机中实现更好复苏,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值得行业、政府和消费者为之共同努力。

鉴于在废弃物收集、清除、回收和处理方面的高度非正式性和相关的劳动强度,印度的再制造发展道路必定是独一无二的。同时,再制造具有无可争议的潜力,它将为各技术类别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将部分废弃物管理行业转变为正规化的资源管理和回收行业,对相关从业人员的工作条件改善也将具有重大影响。